易购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21:51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格权编草案给基因科学研究划清底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特朗普的一个政绩,他要以此拉美国人民给他投票,他很重视这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办好外交,要顺应民意,要尊重民意,但又要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觉得,美国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希望中美的经贸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中美两国政府,为了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协议落实到位,积极互动。这个例子说明,中美经贸往来脱不了钩。疫情之下,中美相互指责,但是另一幕大戏在上演。什么大戏?中国进口了大量的美国农产品,中国继续开放市场,包括继续向美国开放市场。中美怎么能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民为全人类作出了贡献,但是在一些西方媒体的语境里面,完全不同。这个不同的本质是什么?是立场不同,是价值观不同,是文化不同,是习惯不同,是传统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